preload
8月 18

無名人:

你的來信寫着:「但可惜他是一個有婦之夫!」

在「夫」的下面,還多了一個「!」的感嘆號,真笑死人也。

天下那麼多女人愛上有婦之夫,有甚麼好感嘆的?你以為只有你嗎?

已婚男人交女友,最初都會當對方妹妹,以示清白,私底裏,他在等待,有那麼一天,當女人感情脆弱,他就乘虛而入,把妹妹當成情人。男人都不是好東西,戒之!戒之!女人說的。

女人知道了這個男人已經有老婆,還繼續和他來往,當然自己也有意思。這男人總不會拿着手槍指着女人的頭。不管男人當女人是妹妹也好,姐姐也好,媽媽也好,女人一天不拒絕他,就是一天給他機會,讓他上床,道理就是這麼簡單。所以說男人不是好東西的女人,也應該反省。

你說你愛得痛苦,那麼痛苦的反面就是快樂。不可能只是純純粹粹的痛苦。還是只有痛苦,那麼就應該像痔瘡一樣,把它割去。

愛得愈深,痛得愈深。這句話,已明顯地說明你正享受着這份痛楚。你有被虐的傾向,當心,當心。

在這種大家痛苦的情形之下,他要有實際行動,去找別人,也是理所當然,就像你再去找一個未婚的男人一樣,合情合理。

問題是這個男人卻甚麼都沒有做,只是你一個人在這裏疑神疑鬼,這只是再次證明你是被虐狂。

就算是這個男的和大婆離婚,再娶了你,一切圓滿時,你照樣會擔心他會不會交新的女朋友,你照樣會痛苦下去。

你說你真是不知道現在該怎樣做,我教你好了。我教你再去找另一個男人,最好是已經有老婆的。不,不,不止一個,兩個,三個也不要緊,你可以一直擔心這三個人有沒有新的女朋友,既然你要享受痛苦,不如多一樣痛苦,你說是嗎?

蔡瀾上

(摘自:《九十後的情》)

8月 16

「不管男人當女人是妹妹也好,姐姐也好,媽媽也好,女人一天不拒絕他,就是一天給他機會,讓他上床。」

蔡瀾先生:

本人心結一直未解,來信盼能解決問題,多謝!

小女子現年十九歲,但天卻要我愛上一個比自己大十多年的男子,本來這也不是大問題,只要他是真心愛我,我是絕不介意的,但可惜他是一個有婦之夫!

起初我們之間只存有兄妹之情,但漸漸發展下去,兩人情愫漸生,還發展起感情來,但是愛中卻帶着無比的痛楚。愛得愈深,痛得也愈深。每當夜闌人靜,想起自己孤單寂寞,不禁悲從中來,而他亦受着良心的折磨。我知道短期之內我們也不可以真真正正在一起,甚至永遠不能,雖然他並不是玩弄感情,而是真的愛我。

其實我已經離開他一個月了,但我心裏還很愛他,只是覺得長痛不如短痛才離開,但我發覺自己比以前更痛苦!我經常惦念着他,又不停的胡思亂想,恐怕他會再愛上別人,每當我知道在他工作的地方,出現了其他新的女性,我就很怕他會與她們有染。當得悉他快要轉Call機號碼時,我就更懷疑他已忘記了我,另結新歡,我快要想得瘋了!其實我很多時都有衝動想找他,與他和好如初,卻又怕我們始終沒有將來,大家也在愛得不夠的情形下度過。我應該與他繼續還是決絕的與他分手呢?我真是不知現在應怎麼做。希望蔡先生能為我解困。

無名人上

(摘自:《九十後的情》)

8月 13

很顯然的,這個補習老師是喜歡你的。

他的一番作為都表現他還是一個思想單純的人,應該是沒有甚麼戀愛的經驗,不然便是白癡。

你也不是自作多情,請放心。

他沒有把你當成小妹妹,這點你更加放心。雖然他大你八年,這並不是問題。少女比較喜歡成熟的男人,缺點在於這個男人並不成熟,思想上也許和你差不多,是十八歲罷。

你已主動地向他表示,勇氣可嘉。我一直認為真的男女平等,是雙方都有權力採取主動;不是男人主動,或女人被動的問題。所謂的差別和歧視,是勇氣的差別,誰夠膽,誰就是強者,弱者當然不受重視。

這個人走了之後,就沒下文嗎?如果沒下文,那你再打電話給他好了,問個清楚。第一步已由你先行,再走第二步也無妨。

要是他還是那麼模糊,那你應有心理準備,放棄他。

依你來信,他已經愛到你瘋狂,所以一定有反應的。第一,他看你的奇怪的眼神,這是假不了的。一個男人如果對女人沒有興趣,才不會那麼眼光光、情癡癡地看着對方。第二,無端端地儍笑,也代表了這個人,除了這麼做,沒其他表現方法。當然是對對方有特別的感情,才產生這種滑稽的行為。第三,和你談話時愈來愈興奮,語無倫次,要是對你有意思的表現,要是對你有意思的表現,要是他對別人也語無倫次,已是神經病。

但是,冷靜下來想一想。

你才十八歲,還要上大學呢!他二十歲,兼職做家庭老師,雖然是有志氣,可是有能力維持一個家庭嗎?

今後這段感情亦有機會發展話,也應該是拍拍散拖算了吧。如果看重要論婚嫁,倒不是太過認真。究竟,你對他的認識是不夠深的。

戀愛應該是用來愛的。如果只增加煩惱和痛苦,與快樂不成比例的話,那還是做功課、游水、打球比較好。

蔡瀾上

(摘自:《九十後的情》)

8月 11

「我一直認為真的男女平等,是雙方都有權力採取主動;不是男人主動,或女人被動的問題。」

蔡瀾先生:

我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女。今年,因為考試的關係,所以我經朋友介紹了一位補習老師,他大約二十六歲,是一位中學老師,而且已經有一位相戀多年的女朋友。

最初,我只當他是一個普通的補習老師,但相識久了,我漸漸對他產生了好感,而我亦覺得他對我也有些好感,因為他望我的眼神好特別。而我和他說話時,他經常無端端低頭儍笑,而在最後一堂時,我們都默地望着對方,直到我和他說話為止。

之後,因為考試的關係,所以我們有個多月的時間沒有聯絡。考完試後,我很擔心他忘記了我,但最後我也決定約他食飯。我們見面時,他表現得很開心,而我們談話時,他亦愈說愈興奮,還有些少語無倫次。我從來也未見過他如此高興呢!

最近,我終於下定決心,向他表白,於是我就買了一份禮物送給他以表心意。在送禮時,我就順便試探他是否知道我喜歡他,但他卻語無倫次,於是我一時「口快」便對他說我很喜歡他。他聽後便對着我笑(笑得幾開心,而他的表情告訴我,他早已知道我喜歡他)三幾秒,然後轉身走了。

其實我是否自作多情?他根本從未喜歡過我,只當我小妹妹呢?還有,我應怎樣做呢?

祝工作順利!

Chris Ng上

(摘自:《九十後的情》)

8月 09

傷心的Kwepie:

我記得你上一次給我的信,每年麻煩我一次,不算多。

愛上上司,和愛上老師一樣,是少女的情懷,很常發生的。

你十七歲已經出來做事,很了不起,如果能儲點錢,或者家裏已不需要你幫助,你可以考慮再多讀一點書。雖然,我一直認為社會大學好過真正大學,但我這是鼓勵年輕人在學校中多結識幾個同學。這些人,將是以後一生的朋友。

出來做事,交知心的朋友就不容易了,只能進入另外一個階段!搞戀愛去!或者是鬧失戀去!

你說第一次付出真正的感情,但對方是一個一百巴仙不到的。我不是那麼想,在我的辭典之中,沒有「絕對」這兩個字。

為甚麼沒有?在確實後才知道有或沒有呀!你沒搞清楚,怎麼可以說是一百巴仙沒有可能呢?

1、有人叫他不要搞戀愛,要搞的話,一定要結婚;這是笑話吧?那個人是誰?他的父母?這個人自己能不能擔保戀愛時不會分手呢?太幼稚了!

2、戀愛是對方有沒有心上人,都不要。緊一有心上人就不找第二個的話,這世上也不會發生常見的三角戀愛了。他經常說你是小女孩?天呀,小女孩才新鮮呀!自認沒有希望的話,那就沒有希望了,是你自己看輕自己。

3、你是不是一個好的女朋友,要由對方決定。有時,壞女朋友比好女朋友更有趣、更刺激、更吸引人。

你問我向他表白好,還是逃避他好?我回答表白好,你又不敢;我回答逃避好,你又不甘心。所以我不準備回答你的問題,我知道怎麼說都替你解決不了的。

看到這裏,你敢說:不,這次我會聽你的話了。那麼,我的答案是:向他表白!任何事,都是知道好過永遠不知道。

祝好

蔡瀾上 

(摘自:《九十後的情》)

8月 06

「我鼓勵年輕人在學校中多結識幾個同學。這些人,將是以後一生的朋友。」

 蔡瀾先生:

你好!我叫Kewpie,今年十七歲,其實我已是第二次寫信給你了。而上一次來信已是去年的一月。不知是否每年也要麻煩你一次呢?

言歸正傳,今年的一月我認識了Louis,我們相識的地點是在公司,現在他也算是我的上司,他比我大四年。起初我對的感覺也只是一般而已,但不知是否我們日夜相對的關係,我開始發覺自己對他產生了愛意。我也曾經問過自己是否因為跟男朋友分了手而感到寂寞,需要別人的關心呢?抑或只是因為產生了感情而不是愛意呢?

但答案統統都「不是」,我亦很確定自己是真心的。

從小到大,我也不是一個容易對人產生感覺的人,所以今次真的有點不知所措。加上我跟他是百分之一百沒有可能,原因一:因為公事問題,曾經有人對他說過,叫他不要在公司搞關係,若真的和公司的人拍拖,也要發誓不會分手才能!所以因工作關係,我倆是沒可能的,我相信他也是一個很理智的人。

原因二:他有心上人,聽說是很漂亮的。加上他常說我是小女孩,我相信他不會喜歡我,而且我也不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對象。

原因三:我不是一個好女朋友,他不會選擇我。

總之我覺得我們是沒可能,我只是自作多情。我的朋友叫我跟他表白,但我怕表白後大家會尷尬,因而影響工作,加上明知沒可能。現在一回到公司,看見他時心情十分矛盾,又開心又不開心,開心是因為見到他,不開心是因為想起我們沒可能,我真不知如何是好。蔡瀾先生,你認為我應如何?離開公司或永遠的逃避他好?還是跟他表白好呢?表白後的結果正如我說的是沒可能又如何好?

傷心的Kewpie上 

(摘自:《九十後的情》)

8月 04

Joan:

第一,你不是世界上唯一一個不快樂的人。不快樂的人很多,你只是其中一個,你這麼想,是不是好過一點?

接下來你一定問:為甚麼偏偏是我不快樂呢?這問題的答案是:命運的安排,要你不快樂,你要逃避不了。

不過,命運在你手上,你要改變它,不是不可以的。問題是你願不願意。

講得好聽,是你癡情,說得難聽,你自己惹上身。

你覺得自己很下賤,那麼為甚麼不嘗試去改變一下呢?

對於這種呼之則來、揮之則去的女子,遇到一個善良的人,會好好地愛護你;但命運安排你遇到一個壞蛋,他當然把你搾到乾為止囉!伸手要錢,即刻有,何樂而不為呢?叫你上床,你馬上張開雙腿。唉!一切是你自己做呀!怨不得!怨不得!

回答你的問題:

(1)他不知道你愛他。他根本就認為你是一個白癡,正常的人怎麼會愛上白癡呢?「我怎麼是白癡?」你問。看過你的信的人,都會認為你是白癡。

(2)過後才發脾氣,這叫馬後炮,沒有用的,死了也沒人同情你。

(3)問題的癥結就在這裏了。你不甘心──不甘心,便會蠶食你一輩子。

你根本也沒愛過他。你是愛你自己,為了自己,不甘心,才死跟着他的。

你要他後悔,很容易呀!離開他,他就後悔啦!

我看了你的信,我不能同情你。我回答你的信,是因為我還有一點憐憫的心。救自己吧!別再儍下去,聽我的話沒錯。你們分開吧!

祝好

蔡瀾上

(摘自:《九十後的情》)

8月 02

「命運的安排,要你不快樂,你要逃避,也逃不了。不過,命運在你手上,你要改變它,不是不可以的。問題是你願不願意。」

 蔡瀾先生:

你好,今年的我才十八歲,但我卻對這世界失望。我想知道人為何要生存?為何人的煩惱一單接一單呢?我生存得很不快樂、不開心,就是因為這一個他──阿強。

我十五歲就跟了他,口頭上我們是拍拖,但我卻感覺不到。每次我們都是在他家見面的,那年的我就失身了;我與他第三次見面,就失身了,或許那時我無知吧!我真的不懂,你知道傌?我覺得自己很下賤呀!但我很肯定的對自己說,我是無條件的愛他,他才十六歲罷了。我們沒有出街,沒有一起看戲亦沒有拍拖的時光。我忍,他每次都會找回我,因沒有一個女人像這我這樣儍。

他在一個不大富有的家出世,而我,雖然不是很有錢,但零用錢較他多,而他亦經常向我借錢。開始的時候,我們在一個月內相聚十多次。現在,他有時玩失蹤,連電話都沒給我一個。我們幾乎半年也沒相聚一次,許或他已沒有感覺。

在他窮的時候,我跟他。他十九歲時,環境雖好了一點(以前的他是搭巴士的,現在他買了一輛車代步),但他依然沒有改變,也沒載過我去哪裏。他十八歲就停學,出來工作了,月薪有幾千元,也應該夠自己用吧!他還是向我拿錢,你知道嗎?我平日做Part Time賺的錢和零用錢加起來,是有很多錢剩下來的,但全都用來借他。在他還沒借錢的時候,他天天都有來電,但借錢後,他幾個星期也沒來一個電話。在他十七歲的時候,我們曾經分開了一段時間,但後來他還是追回我,更答應會對我好。以前的他,還是可以接受的。現在,差到我都不知我們是否在一起拍拖,我很傷心、我哭、我發神經,沒有人明白我的苦衷,沒有人明白我的處境。最近,他很少找我,即使來電,跟他也很難溝通。有一次他發脾氣的說:「不是我不打電話給你,而是根本不懂得講甚麼,我跟你根本沒有話題。

這樣的一個男人,我竟會跟他,我的朋友說若我離開他,或許會快樂些。但我捨不得,我等了三年,等他回頭。或許我還要等很久吧!以上這些資料才是一半罷了,還有很多我都不知怎樣寫出來,我希望你能解答以下幾個問題:

(1)他是否愛我呢?是否我太容易給他了,所以他不大珍惜我?

(2)我跟他見面時,我沒有感覺的,但過後,我就會脾氣壞、發神經,我會想起我們見面的時光。

(3)我想離開,但我不甘心。真的,我付出了這麼多,還沒有得回,我要等,我要他後悔這樣對我。

謝謝你看我這封信。

Joan上

(摘自:《九十後的情》)

7月 30

渴望仍是少女的Tequila:

我應該怎麼說才好?失去處女身,是否一件大事?說不是也對,現代少女根本不在乎;說是也對,每位父母,都不希望女兒一早失身。我只是個旁觀者,勸你別把這回事看得太重,一定被家長們駡死;教你守着寶貴的貞操,又覺跟不上時代,非常迂腐。

應該是以你本身的價值觀來看才對。你認為天塌下來就是天塌下來了。我只能說,已經發生的事,太過責備自己一點用處也沒有。如果你沮喪,更是罪過,應該把悲憤化成力量,創造美好的將來。這麼說,也會被人駡。這種話,說起來容易,但事實上根本解決不了問題。

你懇求我教你選擇。好,我教你,你得答應好好地想一想我的答案。

答案是兩個都不要。

最好的選擇是去外國唸書,若是條件許可的話。不然,求家人為你轉校,這兩個男人的電話都不要接,把他們當成死人,過一陣子,煩惱自動消失。少女的愛是健忘的。

至於你那塊處女膜,可以修補的。整容醫院有這一科,並不是很貴,你要是那麼看重,就去動這個手術,簡單得很。

阿Ken和你,沒性經驗的知識,才會搞到很痛。

第一個男人總是畢生難忘的,女人這麼說,但我也曾經聽成熟的女子說過:「對方長得是怎麼一個樣子,已無印象。」

雖然你已失身,但在生理上並不代表你已成長,你和別的同學應該沒有不同,只是你的心理在作怪罷了。如果你渴望還是少女,那麼當自己還是少女。失去的那塊膜,和被割掉的盲腸一樣,不會影響你的一生。

不安和沮喪不能解決問題,重新開始吧!等你遇到一個更好、更成熟的男子,你會發現,那回事不是只是痛苦,還是活得欲仙欲死呢!

蔡瀾上

(摘自:《九十後的情》)

7月 28

「已經發生的事,太過責備自己一點用處也沒有。如果你沮喪,更是罪過,應該把悲憤化成力量,創造美好的將來。」

蔡瀾先生:

你好,最近有一事困擾我,望你能替我解疑!謝謝!

我是一個中七學生,今年十八歲,我有兩個男朋友,一個是同班同學Sam,比我年幼半年,一個是在偶然機會下認識的Ken,比我年長一年。

我和Sam相戀一載,他待我十分好,簡直無微不至、無懈可繋,惟一缺點是他太藝術家脾氣,外形亦乏善足陳。他是一個很可憐且倒楣的人,因他認識了花心的我。跟他相戀一載,當中只有約半個月的時間,我完全屬於他的。換句話說,我一直背着他跟別個男人一起。對於這一點,我也很內疚,因我是真心喜歡他的。

而Ken是在我Sam冷戰時介入的,我和他才相戀三個月。他外表出眾,條件好得很,對我也甚緊張細心。但他也有缺點,就是他曾經是黑社會人物,不可靠,且學歷不高,沒前途,但我卻沒因此嫌棄他,因他對我確實很好,漸漸地,我也開始喜歡他。

原本,要我從Sam及Ken之間二者選一,已是一件為難的事,但現在所發生的,卻更麻煩。那便是我跟Ken有了關係,我原是一個很有原規的人,我曾立定心意把第一次給未來老公;但於一次半推半就下,我竟給了Ken。我很後悔,真的,因我自覺對不起Sam,也對不起未來丈夫。而且,我才這樣年輕,一刹那間卻變得和別的同學不同,我竟不是處女。我覺得很慚愧。真的很不快;內心更充滿了不安和恐懼,很想逃避Sam和Ken!

我真的笨,那回事並非美妙,很痛很痛,為何我竟給他?

如今的我,矛盾得很,跟Sam一起,會掛念Ken,不想見Sam,但跟 Ken一起,卻想念Sam不欲見Ken。二人之間,不知怎作選擇,Ken是我第一個男人,Sam我或許不該離開他,但Sam確是很好,且我倆感情也很深厚吧!

蔡先生,懇求你教我選擇,為此事我真的很煩,一個與我感情深厚,一個卻是我的男人。二人也待我無微不至,無懈可擊,我該如何呢?請你替我想想辦法吧!

謝!祝安好

渴望仍是少女的Tequila 

(摘自:《九十後的情》)

Copyright @ 2014 Dreamobile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 Sitemap